推广 热搜:

除被挑断手筋脚筋外,还要将其逐出门派,永世不得进入门派

   日期:2020-03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他还被送进了魔血洞窟,他那时一定是伤痕累累。魔血洞窟及其凶险,别说是受伤了,就算是不受伤,也不能轻易的从里面走出来。出
  他还被送进了魔血洞窟,他那时一定是伤痕累累。

    魔血洞窟及其凶险,别说是受伤了,就算是不受伤,也不能轻易的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   出来之人,要么变得疯疯癫癫,要么像变了个人似的,做事畏首畏尾。

    像郑十翼这样,还来挑战“过三关”的,倒是没有一个人。

    “难怪他一定要为自己洗刷冤屈,原来是受到了莫大的折磨啊!”

    郑十翼所经受的这些折磨,放在他们身上,他们没有一成的把握能经受住。

    惩戒长老的脸,一如最初那样平静,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是什么。

    徐飒偷看着惩戒老祖那波澜不惊的神情,心中暗暗大定,执法堂的堂主长老,上次也是这样的神情。

    “是这么回事!”徐飒耸耸肩膀很是轻松的说道:“但这一切,都是因为你在领取奖励处先不给我面子!所有的错误并不是我一个人的……”

    魏长老面色“唰”一下,变成了惨白,心道:你小子傻了,疯掉了吗?在惩戒长老面前说这种话,不是找死是什么。

    魏长老伸手猛拽徐飒的胳膊吼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   徐飒幽怨的看了魏长老一眼,心中暗是抱怨,上次,上上次,上上上次!那些在执法堂的每一次,都是您教我这样应对的啊,你们上层之间都暗中有利益交易的啊!

    魏长老不等徐飒把话说完,赶忙将他拖到了身后,胆怯的看了惩戒长老一眼,解释道:“惩戒长老,我孙儿的确与郑十翼有过节。”

    “但情况并不像他说的那样。我当时确实是认错了通缉者,才错误的诬陷了他。”

    “后面找人来,找这小子麻烦,这完全是一时被冲昏了头脑。还请长老看在他年幼的份上……”

    “牢房中他被人打,完全是因为,他太过狂妄,与我孙儿一点关系都没有啊!”

    “这种品行的人,不被送进魔血洞窟削削锐气,那还了得!”

    “这小子刚才摆明扭曲了事实,还请惩戒长老,替我孙儿做主,惩罚这卑鄙狂傲的小人啊!”

    魏长老一脸的委屈,好像受委屈的是徐飒一样。

    郑十翼心中冷笑,明明受苦的人是自己,到头来竟被说成了诬陷别人的人,魏志兴这老东西跟徐飒一样,不是什么好东西!

    惩戒长老抬起头,眼中的寒芒,顿时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。

    “我出面,不是管谁对谁错的。”惩戒老祖圣印平静的没有半分情绪:“今日我来是为闯过三关之人,伸冤、洗刷罪名。”

    “你们若不服气,完全可以挑战三关。”

    霸道到了完全不讲理的发言,令在场的众人都有一种窒息的错觉。

    惩戒长老走到郑十翼跟前,指着徐飒,一一细说道:“你说,邱天浪的人头,明明是你获得的,徐飒说是你偷的?是吗?”

    “按照门规第三十五条,诬陷诋毁同门弟子,杖责五十到一百不等。徐飒行为恶劣,应判一百杖!”

    “徐飒心存不服,找同门弟子挑衅,使得你被抓进牢房,险些被众人围殴致死。”

    “按照门规第二百一十条,陷害同门弟子,险些或致使同门弟子送命,必须废除修为!”

    “什么?废除修为?”除徐飒之外,所有人听到这一条,脸都变成了墨绿。

    修为要是被废除,那将彻彻底底的变成普通人。

    让一个修炼了多年的人,突然失去了修为,那比杀了他还痛苦。

    徐飒紧张的开始吞咽唾沫,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身旁的魏志兴长老,此时的手心里全部都是冷汗!

    他想阻止惩戒长老说下去,可是被惩戒长老瞪了他一眼,他立马把话压了下去。

    惩戒长老继续说道:“因为先前的事,你被送进了魔血洞窟,险些死在魔物之下。”

    “按照门规第七百四十九条,因陷害同门,使得同门进入魔血洞窟,等危险地带,险些送命者,除被挑断手筋脚筋外,还要将其逐出门派,永世不得进入门派!”

    “你因为受到冤屈,不得不通过‘过三关’,为自己洗刷冤屈。”

    “按照门规第八百零八条,因陷害同门,使得同门不得不通过‘过三关’,为自己洗刷冤屈者,以死处理!”

    “徐飒犯下的错该受的罪责,我已说完!”

    “他数罪同犯,你说怎么罚,我就怎么执行!”

    惩戒长老像待命的侍从,等待着郑十翼的命令。

    其它人立马将目光转向了魏志兴……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