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厂家  价格  猫牌cat柱塞泵      专线  货运  山东    物流专线 

受了点伤,我让冷良看过,是一种植物划伤,那种植物

   日期:2021-02-2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话说,那是一个春夏相交的季节,草长莺飞,夹道野花烂漫。  两匹雪白的高头大马并列而行。  如此神骏的白马已够让人驻目,冷
 话说,那是一个春夏相交的季节,草长莺飞,夹道野花烂漫。
  两匹雪白的高头大马并列而行。
  如此神骏的白马已够让人驻目,冷家人侧目,心中所想,都是,这么好的两匹马,你们两个能守住吗?
  然后他们看到了马上的人,两个少年。
  十五六岁的少年。
  他们都目瞪口呆了,让见多识广的冷家人目瞪口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可是这两个孩子的美貌确实让他们震惊,更让他们震惊的是,马上的美少女,不是别人,乃是想当年,威震冷家的少年组天下第一剑,冷兰。
  刹那间,消息在冷家到处流传:“冷兰来了,冷兰到冷家来了!”
  未来之星,来到冷家。
  请大家在下注时把新来的冷血杀手考虑进去。
  
  冷家的警钟响起来了,看,新人来了,新人的背景是什么?哇,他是冷秋冷掌门的侄女,有没有人来下注这匹新马?
  大把的人把赌注下在这样的黑马上。
  
  冷颜接到信,进去见韩青:“掌门,冷兰来了。”
  韩青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告诉我师父了吗?”
  冷颜道:“我这就去。”
  韩青轻声:“我师父刚回来,你们可能还不太习惯,不过,他既然回来了,一切同以前他在的时候,没什么两样。”
  冷颜连声:“是是是,我马上去。”
  韩青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  
  沉默良久,冷颜轻声:“冷掌门,当初,为什么离开?”
  韩青淡淡道:“他有一点私事。”
  冷颜轻声:“我想冷掌门的意思是……”
  韩青站住,侧过头来看他,脸上没有表情。
  冷颜很明白那意思是:别说下去了。但他还是缓缓道:“冷掌门的意思是,您才是冷家的掌门人。”
  韩青缓缓道:“我一直是,他也一直,是我师父。”
  冷颜微微静默一会儿:“现在,他回来了,然后——冷兰也来了……”
  韩青道:“冷兰是冷家未来功夫最高的人,她来到冷家,是必然的,是冷家之幸。”
  冷颜道:“冷兰只是四年前功夫最高的少年,未来,据我看,您的弟子桑成的成就不在她之下,而且,桑成为人正直厚道,他才是冷家之幸。”
  韩青看着冷颜,半晌:“我当做没听过这些话。”
  冷颜轻声:“掌门,你一定要听。你是冷家掌门,不能把冷家交到一个嗜血偏执少不更事的女子手里。”
  韩青良久,终于道:“谢谢,我会记得。”过了一会儿,轻声道:“我师父对冷兰,有正确的评价。”
  冷颜缓缓道:“那是在去冷飒那儿之前。”
  韩青转过身:“冷颜!”
  冷颜道:“冷掌门的马,受了点伤,我让冷良看过,是一种植物划伤,那种植物——”
  韩青愤怒地低声:“掌门的马受了伤,需要冷良来看!?”
  冷颜沉默一会儿,低下头。
  韩青怒道:“你做过了!”
  半晌:“不要再对别人说这件事。”
  冷颜道:“是!”
  韩青又道:“尤其,对韦帅望……”
  冷颜“啊”了一声,停住。
  韩青再次看他,然后叹口气:“当然,他同冷良一起……”无可奈何,好象冷家什么事都瞒不过韦帅望。
  好在,韦帅望这些年安份多了。
  
  韩青到秋园时,帅望正同冷秋下棋,韩青长叹一声,韦帅望无处不在。然后,他怒吼:“韦帅望!现在是什么时间?你好象不应该在这儿吧?”
  帅望眨着眼睛,笑:“我中午过来给师爷请安,师爷留我下棋。”
  冷秋笑骂:“你小子过来吃了我的糯米粉,硬赖着不走,还拿我说事,韩青,回去把这小子好好揍一顿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28